意甲

喀喇昆仑野性的美不一样的情怀不一样的旅程

2019-06-09 19:3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儿咳嗽推拿
小儿咳嗽推拿视频
小儿咳嗽推拿视频

徒步的起点选择在Askole村,一河之隔的小村庄,就是《三杯茶》的发生地——科尔飞村。这里的村庄分布很有特点,河谷两边是陡峭的山崖,冰川融水带来的泥沙沉积在山脚,孕育出一块块绿洲,冰川融水滋养着绿洲,村庄也就自然而然形成在开阔的缓坡上徒步前两天的主要路段都是干热河谷,远处的山形和喜马拉雅山脉还是有所区别的,山峰都很尖锐呈犬牙状。冰川融化汇成的河水带着碎冰撞击河床发出隆隆巨响。行进路上没有直上直下的大坡,但小坡不断,沿山根蜿蜒向前。

很多路段都是沙地,河谷冲刷留下的细沙,稍有徒步经验的人都明白,不怕路长就怕路软,穿着徒步鞋走在沙地上,腿使不上劲,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的,让人非常崩溃。沙地里还混有乱石,注意力要非常集中,否则一不留神就会崴脚,在这个地方崴脚,就意味着整个旅程都报废了

翻过一个山坡就能看到第二天的Jula营地

Jula营地建在小河边开阔的缓坡上,地势安全,不用担心山上的落石。

营地的水是用管子从山上引下来干净的溪水。

早晨5点半,南面海拔5432米的Bakhordas峰刚好被阳光照亮,从这个角度看去有点像一根竖起的大拇指。

徒步的第三天离开了河谷路段,几乎没有过渡,便直接踏上长达63公里的Baltoro冰川的最尾端,真正踏上冰川才知道这冰川徒步并不好玩。

到处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碎石,说“碎石”其实有的“碎石”比人还高,在碎石间穿行一定要留意脚下踏稳每一步,不然轻则崴脚重则断腿。

人断腿还能抬回去,而马就没那么幸运,一旦断腿只有等死,我们一路见到两匹马的尸体,也不知道是摔死的,还是摔伤后被遗弃的

由于冰川的侵蚀作用所产生的大量松散岩石和从山坡滚落的碎屑,随冰川运动,这些被搬运的碎石覆盖在冰川表面,看上去整个冰川如同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

向前远眺是巨大的山谷,大川口峰、教堂峰等依次排开,雄伟险峻,气势磅礴

原本以为很多涓涓细流汇聚成河,到了近处才发现不是,整条河流从冰川的缺口处奔涌而出,

没想到冰川底下居然潜伏了这么大一条河流

早晨5:15左右,Khoburtse营地左侧的山峰慢慢露出金色,因为山峰海拔不是很高就几分钟的样子金色褪去

今天的行程不长才7公里左右,虽然不像前三天需要跨越冰川,但还是在冰川上行走,在巨大的石块间行走。

行走路线的右侧,一条条巨大的冰川切开山体奔流而下,可以非常近距离地看到蓝色的冰层断面。融化的冰形成一条条暗河,很多地方只能听到水声而见不到水流

Baltoro冰川

著名的川口塔(Trango Tower海拔6239米),垂直高度达1千多米的绝壁,Trango冰川区域在攀岩界有着及其崇高的地位。它是攀岩者们梦中的香格里拉,这里是攀岩高手的天堂

7公里停停拍拍走了将近4个半小时,离营地最近的那个大坡很累人。

今天的营地地面是所有徒步全程中最平坦的,也是最后一个有草木的营地。

Urdukas营地建在半山坡一块巨大的石头下方,拥有无可匹敌的开阔视野,从高处可以俯瞰Baltoro冰川,西面是Payu Perk(海拔6610米)、西北方是乌利巴霍塔Uli Biaho Tower(海拔6109米)、Great Trango(海拔6286米)、川口塔Trango Tower(海拔6239米),北方是Thunmo Catherdal(海拔5866米),东北方是Lobsang(海拔5707米),这里的风光仅次于Concordia营地

出营地不到1公里就开始横跨Baltoro冰川,然后沿Baltoro冰川向东。下到Baltoro冰川,路的南侧可以看到世界排名第22海拔7821米的(Masherbrum)玛舒布鲁木峰,也就是K1峰,它的发现还早于K2,故命名为K1,(K即喀喇昆仑Karakoram的首字母),这是徒步线路上标志性的高难度山峰薄薄的一层碎砾下就是洁白的冰层,很多地方被冰川融水冲出一条条沟壑

较大体积的岩块覆盖在冰川上,当周围的冰开始融化时,而大石块因为遮住了太阳辐射,其下的冰没有融化,就能生长成大小不等的“冰蘑菇”

但这样的结构是很不牢固的,我为了选择一个较高的角度拍摄冰川,冒险踏上一块冰蘑菇,结果冰蘑菇在瞬间坍塌,将我摔倒在地。

所幸离开地面不是很高,但由于下面铺满了碎石,还是造成了我手掌、肘部软组织挫伤。说也奇怪,我将伤口贴在冰面上1分钟后疼痛消失,甚至以后再没痛过

随着海拔的升高,冰层逐渐裸露出来,冰也从灰色变成了蓝白色的,同时也增加了危险,除了路面变滑,石缝也变成了冰缝一望无际的乱石,和冰。

千百年来阳光的照射,让表层的冰层融化,导致大量的乱石组成了现代运动冰川的表面。

走在其中,深一脚浅一脚,必须随时保持注意力集中,不然你可能随时一脚踏进石缝中,或是从冰川的刃脊上摔下去

拔营起寨,前往今天的营地——concordia,

“concordia”中文意思竟然是最近国内最流行的一个名词“和谐”

从向导处得知今天全程13公里,对于已经习惯走冰川的我们来说,那应该是件“很轻松”的事,岂料这一程恰恰是最麻烦的一段路。

因为路程较短时间充裕,于是我们一路在冰塔林里玩着、拍着,甚至想走到冰河里去蹚蹚水

正玩得性起,一大片积雨云从身后悄悄追上了我们,等我们发现时雨点已然落下,包里的那件雨衣终于派上了用途。

欣赏美景的情绪刹那间就回到了匆匆赶路的囧态,雨水让冰川碎砾变得湿滑,几条横在前面的冰裂隙看似成为无法逾越的壕沟。

前面只顾拍照耽误了许多时间,后续人马、背夫早已过去,没有了参照物再加上雨雾让视野变得狭隘,

一时竟找不准去往concordia营地的方向,情急之中在跨越冰裂隙时又重重地摔了一跤,

所幸没掉进冰裂缝,只是皮肉外伤没有大碍,在雨中摸索了2个小时终于看到了营地

一小块蓝天的露出让我们看到了希望,首先是布洛阿特峰亮出了圆圆的脑袋,接着乔戈里峰也露出了金字塔的尖顶,望着四周不同的景色我再次感到不知所措(上一次的情形发生在吉隆镇乃村)不知道镜头该对准哪儿。

经过短暂的考虑最终还是放弃拍摄布洛阿特峰和乔戈里峰,一是因为他们的主体还在云里;二是因为西面Payu Trango、Choricho等群峰的剪影更有吸引力,以及云雾中的晚霞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乱石和冰块,千百年来,阳光的照射让表层的冰层融化,使得大量乱石组成了现代运动冰川的表面。置身其中,深一脚浅一脚,必须时刻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否则随时有可能一脚踏进石缝中,或是从冰川的刃脊上摔下去!

前往G1、G2大本营方向的路非常难走,要翻过许多冰坡,马和驴无法通过,所有物资都必须由背夫背过去

今天的重点当然是G4群峰的日落。

高耸入云的雪峰在炫目夕阳的照射下,如同熊熊燃烧的篝火。

看着斑驳的残阳、渐渐由红转金的山尖,老天对我们真的是太眷顾了

日头渐渐落下,回到营地此时晴空万里,繁星点点,这么好的机会焉能错失,接着干活吧,怎么也得曝那2个小时的星轨才过瘾啊

摄影界有句名言:永远不要在日落后马上收起相机。

这句话今天真的应验了,刚拍完K2日落准备收拾器材回营地(此处离营地至少有40分钟的路要走)

猛然间往南望去,乔戈里萨峰(Chogolisa海拔7665米,世界第36高峰)上空的色彩变得如梦似幻。

绯红、淡紫、嫩蓝,好一个色彩纷呈、云淡风轻

中船拟将海洋工程成支柱业务
2017年大理免费景点时间_2017大理旅游指南推荐
爱上超模董奕杭个人资料 董奕杭家庭背景、三围及性感照盘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