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2019-06-23 17:15: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打工父亲徒步5小时回震中接儿子:再不分开

我们无法忽略这群幼小的生命,忽视他们或圆瞪或微睁的眼睛,和他们稚嫩天真的脸庞。

他们弱小的身躯敌不过轰然倒塌的围墙、楼房,他们从震区的各个地方汇聚到成都各大医院的病房,头裂、腿断、手伤;他们哭他们笑,他们沉默、彷徨或者迷茫。这一切情绪,真实而自然地释放。

他们最小的才1岁,大的也不过十来岁。他们中还有一个特殊群体——留守儿童,要么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要么总有爸爸或者妈妈不在身旁。

他们伤痛的身体得到了有效的救治,但他们受伤的心灵该如何抚平? [1][2][3][4][5]下一页尾页爸爸在国外打工“我想告诉他,我没事”

高敏(4岁半,雅安天全县老场乡) 入院:省医院 伤情:脑部外伤,左脚骨折

“我想爸爸了,我想告诉爸爸我没事。”21日下午1点过,省医院CT室外,大眼睛小美女高敏躺在诊疗床上对妈妈说。正说着,“叮铃铃叮铃铃……”妈妈的响了。“敏敏,爸爸打来了。”妈妈高兴地将递给小高敏。

“我不接!我不接!拿开!拿开!”小高敏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妈妈手里的,双手紧紧抓着衣服,几乎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尖锐的声音在医院长长的走道回响。

手足无措的妈妈只好简单地告诉在国外打工的丈夫家里一切平安,就匆匆挂了。“女儿为什么出现这种奇怪的反应?”妈妈疑惑了。

地震发生时,小高敏正在香甜的睡梦中,姐姐在离她四间房的厨房做饭,妈妈在山上干活。第一时间冲出屋的姐姐,又折回来救妹妹。小高敏已经被砖块砸中额头,血流不止。姐姐将她抱出来。

妈妈回来了,带着受伤的小高敏,搭乘摩托车颠簸着去了天全县中医院。

“问题不大,脑部外伤,左脚骨折。”天全县中医院医生的初步诊断,让妈妈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然而一直守护在女儿身边的她却发现,女儿开始害怕声音。

“救护车的叫声、的声音,只要一响,她就会死死地抓住我的衣服,一直颤抖。”小高敏妈妈告诉,在乘坐救护车转来成都的途中,女儿听到这两种声音,甚至还会尖叫,剧烈挣扎。

省医院的医生告诉,小高敏的脑部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出血,她对声音的过激反应是一种常见的震后心理问题,严重的话可能出现失聪、失语,必须及时进行心理疏导。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我不疼 就是想爸爸妈妈了

李奕(11岁,芦山县宝盛乡中心小学五年级学生)

入院:成都军区总医院应急病房

伤情:盆骨骨折

“我不疼,就是想爸爸妈妈了……”瘦小黝黑的李奕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吊针已挂了一天,床边的输尿管格外醒目。她是一个留守儿童,父母在上海当建筑工人。地震发生时,爷爷奶奶在地里干活,她在家带两个妹妹。地震时,奶奶冲回家一把抱住了两个小孙女,小李奕跑在后面,却不幸被落下的木门砸中腰部。

20日晚7点多,小李奕和奶奶被军用直升机送往成都军区总医院治疗。小李奕被确认为盆骨骨折,需要手术;奶奶也是多处骨折及挫伤。

医护人员照顾着祖孙俩。21日中午,护士端来盒饭,一口一口喂到小李奕嘴里。

“奶奶,爸爸怎么还没来看我?”小李奕不停地问同病房的奶奶。奶奶告诉她,爸爸妈妈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他们平时都出去打工了,每年过年才见得到一次。”小李奕有些抱怨。

奶奶要被推去接受检查,小李奕急了,大哭起来:“奶奶你走那儿去?”几个护士轮番安慰,才止住她的眼泪。

病房里这下空荡荡的了,小李奕盯着输液瓶发呆,玩的也没什么兴趣。“最想见到爸爸妈妈。”她对说。 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爸爸就要回来看我了……

周梦悦(6岁,芦山县飞仙关镇)

入院:川大华西第二住院大楼儿外科

伤情:右手右脚粉碎性骨折

刚手术完的小梦悦躺在床上,情绪有点烦躁。她的右手和右脚都受伤了,右手是在雅安动手术的,20日晚转到成都后又做了右脚的手术。妈妈疼惜地说,孩子疼着呢,得时不时帮她挪动一下输液的右脚。

已经从地震中心到了100多公里外的成都,这位母亲仍然穿着拖鞋。“根本就来不及拿东西,地震了,人就赶紧往外跑。”周妈妈说,小梦悦的爸爸在康定打工,平时就母女俩在家,地震时他们在不同的房间,女儿被隔壁家的围墙砸伤。小梦悦直抱怨,“如果没有那堵墙,我就不会受伤了。”

妈妈的眼睛熬得通红,憔悴极了。小梦悦很想爸爸,“估计今天晚上就能到成都来。” 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爸爸回来了 心里有苦说出来吧

黄元(12岁,雅安宝兴县)

入院:省医院川港康复中心

伤情:头部受伤,左腿截肢

上小学四年级的他,原本今天该去上学的,然而现在,学校垮了,家塌了,他被截肢了。

“我想去上学,明天星期一了,我要去学校。”21日下午,小黄元仍在对喊着。他头上缠着纱布,棉被下的左腿位置,明显空了一截。

小黄元的爸爸在外打工,妈妈在家操持家务。地震发生时妈妈不在家,他逃跑不及,被倒塌下来的一面墙压住双腿。他大喊“救命啊”,终于被邻居们发现。五六个邻居刨着压在他身上的砖块,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黄元说,他渐渐感觉左腿没了知觉,坚持了好久好久,他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已经脱险了,终于放松了神经,“放心地晕过去了”。

“可能要截肢。”宝山县医院医生的话,让小黄元的妈妈一阵眩晕。20日当天,小黄元被转到四川省人民医院,直至此时,妈妈都没有勇气告诉儿子实情。

小黄元的左小腿保不住了。手术后醒来,他变得沉默,一直咬着嘴唇,满眼含泪,但硬是没有流出来。21日凌晨,爸爸终于赶到小黄元身边,见到异常坚强的儿子“平静得过分”。

“我宁愿他哭出来!”黄妈妈说。

21日下午,经过心理辅导志愿者对小黄元长达1个小时的心理疏导,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邻居救下的女孩

赵淑梅(6岁,芦山县太平镇)

入院:川大华西医院儿外科

伤情:右腿两处骨折

小淑梅曾让妈妈一度以为在地震中失去了她。地震发生了,在山里摘玉米的妈妈陈发英立马往家跑。整整5里路,陈发英一路狂奔。终于到家了,怎么只有丈夫和儿子?女儿呢?

陈发英夫妻到处寻找小淑梅,没有找到。终于,他们在屋后的空地上发现了受伤的她。原来,小淑梅在家附近玩耍,一堵围墙被震垮,恰好砸中了小淑梅的右腿。邻居发现并救了她,将其背到空地上。

小淑梅被父母送到芦山县医院。当晚,她被转送到成都。21日,小淑梅成功手术。6岁的孩子很怕打针,一点不配合。医护人员和妈妈耐心安慰,小淑梅终于变得勇敢起来,笑了。

本版稿件采写

成都晚报 滕杨 胥帅 王平平 黄海英 钟茜 锁千程 程璞 李果 杨富 实习生 刘玥

摄影 谢辉 李豫龙 梁毅 李杨 李祥云首页前一页[5][6][7][8][9][10]

个人微商城
微信号商城
软件零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