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八百三十三章 好事也排队 苦读的安德森

2020-01-18 22:00: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八百三十三章 好事也排队 苦读的安德森

一个是青年科技创新奖,另一个是农业生态进步奖……

话说,好歹这也是国嘉级的奖项,你这么一个年轻人,一次就领两个,也不给别人留点,合适吗?

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已经有点懵了,都是干企业的,什么奖项含金量高,他们知道的清楚得很——都说了,这一屋子的都没笨人。现在这样,只能说他们够倒霉,碰到了燕飞这么一个妖孽!

没错,就是妖孽!

现在那些人看燕飞的眼神,明明白白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但是,于厅长还没说完:“这还是开始,我听老吴说,他这是刚申请通过专利,时间比较紧。接下来估计再拿几个像科技进步奖这样的奖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能老吴说的夸张了,他还说,如果近几年在这方面没有比这更优秀的研究发明,那只要燕飞同志没拿过的奖,他估计都能拿一遍!”

戚老师得到的消息,是最早的。这是他的名望在那里,事情一有了结果,立刻就有人先通知他一声。毕竟官方的这个通知,是要一级级的向下传达的,就让戚老师得到的消息就快了点。

但是给戚老师传消息的人,就不会说老吴自己补充的那些话了。实际上老吴也是高兴,省里出来了这么个大奖,他身为他们单位的领导,也是与有荣焉。这人一高兴,而且还是给关系不错的于厅长打分享好消息的,忍不住就多说了两句。

但是这两句,对办公室里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泼了一瓢冷水,再补了一桶冰渣子。

现在这群人已经忘了自己来的初衷,排名什么的,让它见鬼去吧!但是老于通知啊,我们还得怪你,你说你这说个话,就不能一下子干干脆脆地说完,非得这拖拖拉拉的,你是拿我们寻开心的是吧?这么说话,你……看你的表情,还真是挺开心的吖?

……

燕飞都有点不忍心再看这些人的表情了,赶紧告辞:“于厅长,那没事我就先回去准备了。还真没去领过这么大奖,我先回去了!”

“嗯嗯嗯,路上慢点。”就像那帮人想的一样,于厅长的心情,现在非常好。他甚至笑呵呵地送燕飞出了门,还一再叮嘱燕飞:“有什么不懂得需要帮忙的,尽管打我啊!”

“谢谢于厅长了!”燕飞回头再一笑,乐呵的很。

刘局也是跟着燕飞走人,倒是小顾秘书不用。他还记着自己刚才被赶出门前的任务,赶紧拎着水壶走上前:“对不起各位了,我是新来的,业务还不太熟练。几位喝点茶……”

小混蛋……

你以后记得紧跟着领导的步伐,一旦落后被领导落下……千万别落我们手里!

一群人都懒得再和这家伙计较了,谁特么还喝得下去茶啊!

都赶紧站起来走人吧!

确切点说的话,他们这会儿都不像是走人,是逃跑了……

无颜以对啊!

……

燕飞和刘局上了车,刘局就笑呵呵地,颇有点傻笑的样子,然后冲着燕飞直竖大拇指!

太解气了啊!

看看这些人刚才在办公室的表现,就可以知道,如果换到他这样的一个市级小领导的时候,那些人会是什么态度。

老刘平时没少替他们背黑锅挨骂啊!

今天这解气的,前半辈子的憋屈,一次就释放了出来,还重新吸收了满满的正能量。

“燕老板,你看于厅都说了,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老刘看着燕飞,表情很是殷切。“千万别和我客气,你要是和老哥我客气,那可就是看不起人了!”

“我……”燕飞看着刘局那你不给我找点事,不问我点事儿,就是看不起我的表情,很是无语。

幸好,他还真有点事儿问:“那个,我对这个领奖的程序,还真不太熟悉。你给我讲一下吧?”

刘局立刻巴拉巴拉把自己知道的事儿都给燕飞讲了一遍又一遍……

要不是燕飞推辞,他还非得拉着燕飞说到吃饭的时间,再和燕飞说一阵子,最好接着再秉烛夜谈……

不过也幸亏刘局没能挽留住燕飞,不然他就得尴尬了!

因为燕飞刚开车走没多远,属于他的正式通知,也到了。

之所以这么晚,燕飞也心知肚明,因为刚才办公室里,于厅长打的时候说了,燕飞现在在他那里呢!

所以人家这,就是算着燕飞已经出来了,这才把打过来。

这个不算长,但是也绝对不短。因为还有一套的领奖流程什么的,都要给他说明白。

本来这都是应该燕飞去人家那里给他说的,但是燕老板现在忙,明天要作报告,后天就得赶到。现在既然燕老板觉得不需要,而且刚才也知道他在于厅那里,所以就长话短说,里说了得了。

反正回头省里肯定也得给一连串的奖项,见面打交道的机会多的很,不差这一会儿。

实际上燕飞对于这个奖虽然得意,但是还没到忘形的时候。

至于说徐小燕考虑的,这个奖该谁拿的事儿,他根本就不需要想——以后自己要出的‘成果’多着呢,戚老师只要能保持现在的身体状态不会恶化,刘进学和杨红旗他们只要坚定不移的跟着自己干,这种荣誉真是要多少有多少!

而且就算不说近的这克隆牛,自己计划中的那些,随便拿出来一样,都得惊天动地——到时候就怕这能彻底相信的人太少,轮着领荣誉都领不过来……

也正因为他自己心里有着对未来无数荣誉的预期,所以对目前马上要到手的两个奖项,还没高兴得太离谱。

至少知道回家给媳妇准备晚饭。

不过晚上准备的晚饭有点少,因为徐小燕又带着一帮女生们来了,大家美其名曰来给他庆祝,然后把本来应该给看院子的狗狗们的饭,给吃了个干净。

等几个女生走后,燕飞一边装模作样地炖着一锅大杂烩,一边感叹:“唉,可怜我还得再准备一锅……”

已经享受了一下午、另外再加一晚上女生们各种羡慕嫉妒的徐小燕,现在心情好得很。站在旁边陪着他催促道:“好了好了,赶紧的,干完了再复习一下报告稿,别明天出了差错……”

燕飞淡定得很:“放心,没事的。”

“领导多得很,都是大领导!”徐小燕提醒他。“万一你到时候紧张了呢!”

“……”燕飞直瞪眼。“你见我什么紧张过?”

“好了好了,算你能耐!”姑娘给他一个飞眼,转身就走。“我先去洗澡了,一会儿我睡着了不许打搅我!”

燕飞的速度立刻快了起来,恨不得趴灶下边吹一下让火能大点。睡着了不许打搅的意思,那不就是……没睡着之前可以打搅嘛!

就不该为了做样子,装模作样给那些破狗们炖吃的……燕飞越来越觉得,自己向媳妇坦白已经迫在眉睫了!

一旦说了之后,再不用遮遮掩掩的,连饭菜都有苦力们准备,还是岛国霉国风味都有的。特别是霉国的,那可是在航母上做饭的,人家那都不但又大厨,还有叫做营养师的玩意儿。

可惜目前营养师很凄惨,在大河基地没有用武之地,食材他没见过的太多了。而且在基地的人,需要调配营养吗?只要努力去干活就行了,谁不努力一目了然,偷懒的都会营养过剩。

勉强感觉锅里的肉都熟了,燕飞拎着锅也不管热不热,直接就倒在院里的大盆子里。

星光之下,六个大家伙摇头摆尾地对着盆子转圈,一心急的家伙忍不住的想试试,还没凑到盆子里就被热蒸汽熏了一脸,足足跳出来了三四米,那反应速度,比guozu的老太太们可强太多了!

走进门的燕飞手里的锅瞬间消失,转身关上房门……恐龙世界里,一座大山中的瀑布下边几块石头的凹陷处,突兀地出现了一口黑锅。从高处飞流直下的瀑布毫不停歇,才不会管下边究竟是还是锅,瞬间就把锅冲洗的干干净净。

纯天然无污染山泉水冲洗,保证卫生环保!

此刻已经走到厨房的燕飞,抬手把锅放好,关好灯和门,纵身一跃,已经到了二楼。

然后……他的响了!

这都几点了还打?燕飞烦躁地看了眼,然后接通之后说道:“安德森,你知道我们这里现在几点了吗?如果没有什么好消息你打我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地星另一边的安德森非常之委屈,我能肿么办?我也很绝望的好不好?平时都不敢给你老人家打说什么?谁让俺们这里有关部门的办公时间,刚好是老大你那边的黑夜呢!

可是现在事情终于办好了,这不打不行的,不然我等我半夜你白天再打,晚通知了一天你不耐烦怎么办?

但是,现在他是没道理可讲的。想想自己曾经干过那么多让别人没处讲理的事儿,他觉得这就是‘报应’——的词,果然都是有深刻内涵的,不愧是传承数千年的文明古国啊!

“燕老板,你让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现在证明我已经拿到手了,我是现在就给你,还是等你来了呢?”

“哦!”某个青春期大男生此刻不太想关心牛肉的事儿,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你放着吧,反正也不急这一会儿,等我过去拿再说!”

“哦……”同样一个词,在安德森的口中吐出,那深深的无奈,让他接下来的话都显得那么无力。“好的,燕老板,那我等你来吧!”

“不,等等!”燕飞忽然喊道。

正准备说拜拜的安德森一个激灵:“我在的燕老板,你还有什么事儿?”

“你给那个玩意扫描到电脑上,然后发我电子邮箱里。”燕飞吩咐道。“我最近开始用邮箱了,你记一下我的邮箱号……快点发,争取明天早上,哦,不对。你发了就行了!”

“好的好的!”安德森激动地说道。“那我的那个照片,能不能也……”

“不行!”燕飞毫不迟疑地拒绝道。“安心等我去就行了!”

这照片从我这里发过去,万一有人看到问咋回事怎么办?现在双方可是跨过通信,肯定不知道多少有关部门在注意着这些来往邮件,防止走失什么机密呢!

“好的好的!”安德森无奈地点了点头。

挂了,燕飞心情不错:没想到好事也排队。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现在自己以前种下的瓜豆,都开始结果了啊!

随手把揣兜里推开门,他一个虎扑奔向大床:“媳妇,我来了!”

……

另一边的安德森,则是拿着怅然若失。看了看桌子上的文件夹,然后想了想拨了个,过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拿着文件夹,和记录着邮箱地址的纸条离开。

而安德森自己,则是继续发呆。直到发呆了好一阵,他才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还有一本厚厚的大字典,开始认真读起了书,只不过几乎每读一句,都要翻好久的字典。

因为那本书的名字,是《三字经》。旁边还有两本,一本是《百家姓》,一本《千字文》——痛定思痛的安德森,早已经开始了这种艰苦的学习。他觉得自己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就是对太不了解才导致的。

如果他早懂得文化的话,对足够了解的话,他一定不会干出那种带点逗乐子兴致的坑钱行为,然后把自己逗成了逗逼!

别说他不会干这种事,他估计他这辈子都不太可能去踏上那片神奇而危险的土地——在某些故事中,那里的随便一个老人,都可能使出隔着大山打死牛这种功夫的。

所以安德森去拜访了一位早就认识却从没打过什么交道的,一位在糖人街相当有声望的老人。然后他很虚心的向这位老人,打听了一下那些儿童们的启蒙读物,决心从头研究一下,那神秘的文化。

嗯,这三本被合称为“三百千”的书,还是他通过那位受人尊敬的老人,才买到的呢!

不得不说,的学问,果然博大精深。

安德森用了半个月才学会了拼音,然后学会了用字典。然后他准备了好几个版本的字典,决定开始读书。

然后他就发现,这几本儿童启蒙读物,对他来说还是太难了。

里面的每一个字他都可以通过字典查到注释,然而一组合成短短的句子,却又全都不是字典上的意思了。

幸亏这书后面还是有注释的……但是每一句就那么几个字,注释都得半页。更让人崩溃的是,想看懂注释也不容易,反正这本刚买回来的新字典,在安德森夜以继日的辛苦努力下,都快被翻烂了!

人生是如此之艰难,学海无涯,苦做舟啊!

怪不得这里人读书,都要那什么“头悬梁,锥刺股”啊!

安德森抬头看了看无处‘悬梁’的天花板,想了想,打开了抽屉。

看着里边静静躺着的,自己珍藏的那柄有着精致而狰狞的刀柄,刀刃还带着危险弧度和神秘花纹的,据称是来自古老波斯王朝的匕首,他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8)

南通市妇幼保健医院预约挂号
周口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桂林白癜风怎么治疗
白癜风医院青岛哪家好
张家口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